玩女人应怎样玩 玩了女儿和她2个美丽的女同学

  有一天仁江早了下班,他专诚买了蓉蓉最爱吃的烧鹅回家,打算两父女好好 地吃一顿,而且第二天又是假期,所以心情特别好,回到家里,仁江打算给蓉蓉 一个惊喜,于是尽量不弄出声音地来到女儿的房外,他发觉房门只是虚掩,而房 里却传出了女儿的呻吟声:「呀……哎……唔……」仁江小心地把门推开了少许,他一看之下,顿时目瞪口呆,原来蓉蓉躺在床 上,校服衬衣的钮子已解了大半,她那前扣式乳罩亦松开了,一只手在搓弄着刚 长出来的乳房,下身的校服裙也拉高至腰际,另一只手已伸了进内裤里,虽然是 隔着内裤,但仁江可以清楚地看到蓉蓉的手指正在荫核上撩弄着。

  而更加令仁江吃惊的,是他在这样看着自已的女儿手淫时,竟然感到十分兴 奋,连裤子里的阳具亦发硬起来,尤其是他看到蓉蓉一双白嫩的赤足正肉紧地互 相抵磨着,十只白里透红的脚趾交替地纠缠在一起的情景,仁江差点忍不住冲进 去捉起女儿双脚来吻个够,就在这个时候,仁江不小心地把门推开了,蓉蓉即时 发觉父亲就站在门口,她不知道仁江已站着看了好一会,还以为他刚回来想让自 已知道。

  仁江见女儿慌忙地拿起被子掩盖身体,接着已羞得哭了出来,他连忙走到床 边坐下,安慰女儿道:「不用哭啦!爸爸又没怪你,你都这么大了!这也是很正 常的嘛!」蓉蓉边哭边说:「羞死人啦!爸爸你叫人家以后该怎么办嘛!」仁江 笑着说:「怕什么呢?爸爸又不是外人!这些事是很平常的!爸爸有时也有做的 啊!」蓉蓉闻言便说:「爸爸你还笑人家!我不管啦!除非……除非爸爸你也做 给我看啦!」仁江听了虽然心中一动,但还是说道:「这怎么可以呢?我们是父 女的嘛!怎么可以呢?」怎知蓉蓉仍是坚持:「我不管这么多!总之一定要做给 我看,最多我不跟任何人讲就是了!」仁江一向很疼这个女儿,这时一来扭她不过,二来仁江压止了多年的性欲亦 给挑起了,仁江竟向女儿说了做梦也想不到自已会说的话:「不然这样吧……我 们一起弄……公公平平……」蓉蓉亦猜不到父亲有这样的要求,先是呆了一呆, 但好奇心加上刚才还没解决的需要竟令她说:「好啊……一起弄就一起弄!」说 罢蓉蓉先倚回床头,半卧地向着父亲张开曲起的双腿,再度一手玩奶子一手伸进 内裤之中手淫起来,仁江亦跪上床上把阳具拿了出来,蓉蓉第一次看见男性勃起 的阳具,兴奋得停了手。

365bet备用 世 杯投注  就在仁江要开始时,他突然向女儿说:「这样不公平喔!我这儿全给你看光 了,但是你却还穿着内裤耶!」蓉蓉闻言于是立即把内裤脱掉,仁江看着自从蓉 蓉六岁学会了自已洗澡之后,他便没有再看过她的下体,仁江发现女儿的小穴再 不是那时般只有一条小肉缝,小腹对下处已长出了嫩嫩的幼毛,两片荫唇已分两 边露出穴外,蓉蓉在小穴上方轻轻地揉搓时,仁江更看到了浅粉红色的肉壁,透 明的淫水正源源不绝地向外流出,仁江忍不住开始套弄自已的肉棒,蓉蓉见父亲 因为自已的身体而兴奋,既高兴又感到很刺激,玩了两分钟左右已接近高潮,她 把双脚按在父亲大腿上,连连呻吟叫道:「呀……呀……爸……爸爸……我就快 来啦……哎……」仁江见女儿已开始进入高潮,一只手本能地放到大腿上女儿的 脚背处抚摸起来,蓉蓉感到父亲火热的手掌肉紧地搓弄自已的脚趾,终于全身一 阵抽搐,接着高叫道:「爸……爸爸……我要来啦……呀……」仁江听到女儿的淫荡叫声之后,再也忍不住欲念,竟捉起蓉蓉两只脚板来夹 着肉棒,然后挺动腰肢在女儿一双嫩足之间抽插起来,在蓉蓉高潮完结前,仁江 亦把茎液射到蓉蓉身上去,两父女发泄过后相视一笑,大家都觉得不知说甚么才 好,最后仁江说他去弄晚饭,蓉蓉便去洗澡。

  晚饭在愉快的气氛下进行,两父女亦没有再说刚才的事,饭后仁江去洗了个 澡,出来时见蓉蓉在看电视,并不停地转台,仁江说:「没什么好看的吗?」蓉 蓉答他:「是呀!几个台都在拨那些烂节目!老爸,不如看录影带吧!」仁江便 说:「也好,你等我换件衣服再跟你一起上街租啦!」怎知蓉蓉却说:「我说的 不是那些带子啦!是你房里面收起来的那些呀!」仁江一呆之后说:「哦!原来 你偷翻爸爸的东西喔!」蓉蓉说:「我又不是故意的!人家上次洗衣服时想说看 看你有没有衣服要洗,一不小心才看到的嘛!快点啦!人家没看过想看看嘛!」仁江无奈之下回房取了一盒珍臧的日本无码录影带出来,蓉蓉已在电视机前 的大地毯上坐好,背靠着沙发等待,仁江把影带放进录影机后便坐到女儿身旁, 两父女便开始一同欣赏一幕又一幕的性爱镜头,带子放了一半,正在上演着一幕 女同性恋的片段,仁江感到蓉蓉把头挨在自已肩膊之上,一条粉腿也靠着自已的 脚轻轻来回磨擦,他更感到蓉蓉的呼吸不断增快,仁江向蓉蓉说:「如果你想弄 就弄啦!不用强忍啊!」蓉蓉面上微微一红地应了父亲一声:「嗯……」仁江便 继续看片子。

  过了一会,仁江感到蓉蓉的身体在轻轻蠕动,他转过头来,看到蓉蓉睡裙前 面的钮子全松开了,一只手正搓着一边雪白的乳房,手指更玩弄着已充血变硬的 小乳头,女儿的内裤不知何时已脱了下来,早已湿润的荫唇正被女儿另一只手的 手指叟着,仁江向蓉蓉笑了笑,这令得蓉蓉立时把羞得通红的粉脸埋入仁江怀 里,仁江于是一边看片子,另一边右手不自觉地放了在女儿膝头上给她按摩,蓉 蓉娇嫩的皮肤给他带来无比的刺激,仁江做梦也想不到会一面看成人电影一旁抚 摸正在手淫的女儿的玉腿。